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淫荡的我和生猛的小叔子
淫荡的我和生猛的小叔子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淫荡的我和生猛的小叔子
 

  在和老公的弟弟建璋发生关系后,我觉得自己好幸福,从前等着老公回家,而如今我等的却是老公的弟弟建璋部队放假,建璋放假的日子里,我总希望老公愈晚回来愈好,我期待跟建璋牵着手上楼,边走边想等等要如何取悦、满足建璋。

  现在是晚上十点多,说晚不晚,说早不早,草草哄完两个女儿睡觉后,建璋粗鲁的抓住我细瘦的手臂,当兵的男人似乎有发泄不完的体力,我转头,被他吓出鸡皮疙瘩。

  看他这个样子,我不想再多问,想必整个礼拜没碰女人想找我解决,二话不说,我咬着下唇顺着他朝他房间走去,乖乖的跟他回房。

  当门关上时,我一进入他的地盘,他莫名的有一丝满足感。

  一个礼拜没发泄的慾火,再也顾不得我的身份是他的亲嫂嫂,他挑了挑眉头,一副欠扁的样子说到:「嫂嫂,上次结束后,我在部队里硬了一个礼拜,快帮我退退火」他竟然用那张帅脸对着我笑。

  当我对上他晶亮的双眼,他也盯着我,瞬间我们明了事情就要发生了。

  建璋身体靠我很近,他闻着我身上淡淡的肥皂香,他说:「嫂嫂,好香啊,好想上你…」「小声点,爸妈似乎还没睡着呢…」不等我说完,他俯首攫住我的唇瓣,强壮的双臂硬是把我圈围在他的怀中。

  「嗯…」我几乎被他的体温烫伤,可是这滋味太美好,男人的气味太阳刚慑人,我的呼吸变得急促,想要记住他的味道。

  建璋离开我的嘴,露出邪恶的笑容,温热的湿唇含住我的耳垂,再故意埋进我黏黏的颈窝,大力吸气。

  「啊…好痒…」我尖叫,想要推开他。

  可是建璋早已为我心荡神驰,哪可能放手,这陌生又期待的感觉是这样美好,让我只想赖在他的怀里,享受他那一身年轻男人的阳刚气味。

  我的脸庞泛红,无法动弹的望着他,这个男人,我们是这样熟悉,我们是这样的想要彼此。

  建璋将我的双腿拉向自己,环着他的腰,然后起身,将我抱在身上,想直接埋首在她摇晃的双乳间。

  这一切是那么的亲密,我知道我们之间酝酿太久的化学作用就要爆炸,「宜芳嫂嫂…我想操你!」他的态度蛮霸又直接。

  一切没得商量,他不能克制住自己想上我的冲动,我的温热柔软贴合着他紧绷的身躯,让他无法控制的想在这一秒就直接埋进我的身体里,撕裂我。
长时间的煎熬带来强而有力的后座力,他不想再忍耐,只想紧拥着我。

  而我像溺水的人,无法呼吸,紧紧环着他,肌肤贴着肌肤,气息黏着气息,我所有的喘息,呼应着建璋的啃咬。

  再抱紧一点,再抱紧一点,再进入我一点,我密密实实的渴求着。

  黑暗中,女人迷幻的味道弥漫屋里,引诱出激烈与疯狂。

  他同我一起丢跌到软床上,如同野豹撕裂猎物般嗜欢若狂,男人与女人都等不及,勃发的情慾一发不可收拾。
我喘息冒汗,口乾舌燥,全身艳红颤抖。

  他同样失控,以弄痛我的方式,箭矢一般进入我的饥渴与滚滚岩浆里,进入再进入,有如跌入深渊,我们将灵魂撕碎丢掉,将伦理道德揉成飞灰,这世间只剩下撞击与接纳,妄想将对方吞进火红的炽热岩浆里。

  「啊啊…啊啊…恩恩…啊…啊…」
  「噢…嫂嫂…宜芳嫂嫂…喔…宜芳…宜芳嫂嫂…爽死我了」「恩…恩…建璋…建璋…恩…」我咬住他刚硬的肩膀,抗拒着强烈不可控制的失衡,日与夜,过去与现在,都沉入他的每一个细细密密的撞击里。

  烧吧!把我们都烧焚了吧!用湿汗与浓稠的气息喂养这一片火焰,让我与我老公的弟弟一起烧灼进炽热火红里。

  【完】